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   
站内导航
最新动态
图片展示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图片展示 >
民办幼儿园调查:高端园盲目融资 托管机构无证经营
发布时间:08-13 浏览次数:

  (原标题:民办幼儿园调查:高端园盲目融资 托管机构无证经营)

  针对学前教育新规,11月19日,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副总裁张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红黄蓝教育会坚决支持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的颁布实施,会根据政府部门下一步部署再做深入研究。

  “我们这几天也在开会对政策进行研讨。这个研讨是针对文件本身,政策解读需由权威部门进行解释。”张帆说。

  至于红黄蓝后续业务布局会不会有调整,张帆说,有待后续的研究,不过,红黄蓝并没有退市的想法。

  11月15日晚间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发布。

  处于研究观望状态,等待进一步政策解读的不只是红黄蓝。自“意见”发布后,各类评论出现,可谓众说纷纭。“意见”落实后能否解决目前学前教育中的种种问题,或许是公众最关心的问题。

图片来自网络 图文无关

图片来自网络 图文无关

  一些民办园大量融资盲目发展

  近些年,打着各式口号的“高端幼儿园”纷纷出现,个性化教学、国际化课程、双语授课体系……面对各种宣传语,不少家长将大部分家庭收入投入到孩子的学前教育中。

  一边是众多家庭对高端国际化幼儿园的趋之若鹜,另一边则是无资质无牌照的“非法幼儿园”在城郊暗流涌动。

  以北京地区为例,本报记者曾在采访中了解到,在郊区的一些地方,一度存在无登记注册且无牌照的“幼儿园”,它们主要服务一些在京就业的外地户籍人员。这些在京就业的外地人员既无公立幼儿园的就读资格,也无法承担民办幼儿园日渐高昂的费用,但由于夫妻双方日常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孩子的学前教育,不得不将孩子送入一些没有资质的托管机构,而这些托管机构往往自称“幼儿园”。

  通过业内人士介绍,记者联系到打算在四川省成都市创办婴幼儿托管班的刘女士。

  “我自己没有婴幼儿教育行业的相关从业经验,刚开始是因为喜欢孩子,后来经过市场调研发现确实存在婴幼儿托管市场。80后的家长一般都是全职父母,没有时间带孩子,隔代养育又存在养育观念上的差异。而且国外的婴幼儿托管模式非常成熟,可以借鉴。所以,我自己有意愿进入这一行业。”刘女士对记者说,她经过调研发现,目前这个行业在法律法规上属于灰色地带,因此降低了准入门槛,“当然也加大了风险”。

  对于创办方式,刘女士对记者说,她打算与合伙人一起做,不打算加盟其他机构。“我还没有发现比较好的加盟机构,我希望做一个四五十人的托管机构,规模大了责任太大。一线的工作人员非常重要,除了证件和经验,对孩子有没有爱心和耐心都是很重要的考察因素”。

  按照刘女士的说法,她规划的托管机构人员管理和日常准则都会参照公立幼儿园的标准,“理论上,可能需要向卫计委、教委和妇联报备,但是还没有到那一步,到时候再说。我觉得这一行挺不容易的,如履薄冰,可能因为很多原因被关停,但是存在客观需求,所以市场和社会力量就开始进入。从做生意的角度讲,这是一个风险高、利润薄的行业”。

  不过,“意见”的出台,让刘女士决定还是先干老本行服装行业,因为“起码没有政策风险”。

  新华社曾发布评论称,“因为有利可图,幼教产业成为资本市场的‘盛宴’,幼儿教育成为‘最昂贵的教育’”。

  有幼教相关产业链的创业者向媒体表示,一些投资人在与他接触时,会很直接地问询是否了解业内有年利润高于500万元的幼儿园,他们有很强烈的收购意向。有的新园在开设一两个教学点之后,就不顾实际能力开始大量融资以扩充教学点,意图快速实现规模化经营。

  “这两年周边也冒出了很多新学校。教育行业是实打实的现金流,太多人冲着这块肥肉来。即便如此,相对小学和中学的业务,我们从来都不愁幼儿园的招生,也可以说是供给端严重不足。”在北京某国际学校负责招生的老师告诉记者。

  对民办教育会带来哪些影响

  不少受访者向记者表达了“感到意外”的想法,因为“意见”释放的信号与此前的政策方向不一样。

  根据此前出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实施条例送审稿,民办幼儿园将进行分类管理,可以选择注册为营利性幼儿园和非营利性幼儿园。营利性幼儿园可以分红,资本运作空间更大,非营利性幼儿园不得分红,但能够获得政府扶持、补助。

  民办教育促进法被普遍解读为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教育领域、破除教育公司上市障碍的利好消息。但此次“意见”却严格限制民间资本进入,并不得上市。

  以红黄蓝为例,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前,该公司旗下幼儿园均只能以民办非企业身份注册,以获得办学许可证。2017年,红黄蓝通过协议控制的方式——以设立在开曼群岛上市主体承接国内公司利润——完成在纽交所的上市。而“意见”规定,“社会资本不得控制非营利性幼儿园”——这基本断绝了社会资本实质控制任何设立于2016年年底之前民办幼儿园的可能性。

  倘若要变更幼儿园的非营利属性为营利属性,则得考虑补缴之前以非营利身份获得的税收优惠等诸多事项。

  有人认为,“意见”对民办教育会造成很大影响。

  但与资本市场震荡和恐慌的反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一些幼儿园从业者对新政的反应比较冷淡。

  在成都某国际学校负责招生工作的王先生不认为“意见”会对民办幼儿园行业造成打击。他称,新政的出台几乎没有对他造成影响,“周边的同事、家长,包括在朋友圈和微信群没有人讨论。对于那些追求快速扩张的学校会有影响,投资人也会很焦虑吧。这两年我们经常收到各种收购的邀请,但都拒绝了。他们只是想赚快钱,出发点就不对,当然现在会恐慌。教育还是要回归到本质和常态”。

  “意见”要求,到2020年,普惠性幼儿园的覆盖率达到80%。那么,剩下的高端幼儿园出路又在哪里?

  “高端幼儿园也不会受到太多影响。因为需求还是在那里,有钱的人还是在排队,想尽各种办法挤进优质的高端国际幼儿园。”王先生说,一些私立幼儿园每年学费高达二三十万元,但依旧有家长排着很长的队伍等待。想入园,家长和孩子都要接受面试,甚至有错过报名机会的家长在学费基础上再加30万元左右的“插班费”,这都不一定能获得入学资格。

  怎样建“家门口放心幼儿园”

  新政并不是将民办幼儿园“一刀切”,实际上仍旧鼓励社会力量办园。“意见”第九条明确提出,政府要加大扶持力度,引导社会力量更多举办普惠性幼儿园。

返回列表】【页面顶部
图片文字未经许可不得复制,违者必究!

韶关市机关第一幼儿园 www.sgjyy.com  地址:韶关市建国路32号 电话:07518870985 E-mail:sgjyy@sgjyy.com

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:粤ICP备05089684号